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你的主[穿書]

92、Chapter 92

【書名: 你的主[穿書] 92、Chapter 92 作者:Paz

你的主[穿書]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http://www.nejwae.live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萬道劍尊武俠之父修真聊天群魔神樂園限制級巨星續南明箭魔傳奇族長超級樂神末日輪盤幸福人生重生之最強人生    洛修斯想起, 上千年前,茫茫林海中那一條被踩碎尾骨的小黑蛇。

    奈亞拉提普重生而為王。

    可他登上王位時, 哪怕權杖在握,眾族類所臣服——用人族的年歲來衡量, 他那時依舊只是一個沒成年,白紙一樣的小孩兒。

    孤身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一個人到了今天。

    現在, 王要以性命護持他的子民了。

    主并不在乎這種事情——可洛修斯想, 在某種意義上, 他是所有造物的父,他是奈亞拉提普的父。

    但他并沒有為奈亞拉提普做過什么。

    “如果你要對人族開戰,我不會幫任何一邊。”洛修斯說。

    奈亞拉提普垂首,恭敬, 疏遠的——鮮少在奈亞拉提普身上見到的, 說:“我不祈求您。”

    “你不怕死嗎?夜鸮的主人, 有王以上的力量。”

    奈亞拉提普說:“死亡是每一個王的歸宿。”

    洛修斯怔住了。

    奈亞拉提普抬眼, 碧瞳色澤極深,卻剔透而透徹,“也是王的使命。”

    王為秩序而生。

    為族人戰死, 是王至高無上的榮耀。

    奈亞拉提普已經回答過洛修斯了。

    洛修斯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造物擁有多余、起起伏伏的情感。像有一塊石頭壓在了他心臟上, 擠住了血液涌動最迅猛的血管, 好像什么都停滯了下來。

    高大的王笑了笑,“我由衷地期望我與您的重逢之日。”

    洛修斯望著奈亞拉提普。

    奈亞拉提普同樣。他的眼神幾乎是專心致志的,專心致志地注視著洛修斯, 好像要將這一張他以前嫌棄得不得了的臉的每一處細節,都記在心里。

    洛修斯伸手。“我也是。”

    奈亞拉提普屈下左膝,單膝跪在洛修斯的身前。

    纖長的眼睫下垂。

    王用前額,輕輕蹭了蹭洛修斯的掌心。

    像無所保留的熱忱和依賴。

    金色字跡又重現。

    “妖族和人族開戰了。”

    洛修斯高高地站在山崗,向下俯瞰,“是的。”

    “造物的軀體,限制你太多了。”規則書寫,“暗面從深淵掙脫出來原本就遏制了你的力量,現在又在這副軀體里,你根本發揮不出造物主的力量。”

    洛修斯遠望,平靜道:“我和諾克第絲間的爭斗,是一場談判,而不是一場硬碰硬的神明的戰爭。這世間,沒有神明的戰場。”

    因為沒有哪里,承受得住造物主的全力一擊。

    洛修斯是要讓活著的造物依舊活下去,而不是讓活著的造物都死去了,他再回歸天堂,重新創造出一個新紀元。

    規則也知道,可是——“可諾克第絲根本不露面。你的行跡是公開給他的,你卻不知道他在哪里,拖得越久,這世間就越混亂,對他越有利。你想和諾克第絲談判,可你要去哪里找他?”

    “人族。”

    洛修斯說:“他是夜鸮的主人。”

    他是夜鸮的主人,人族是他手中的提線木偶。

    人族對“夜鸮”的狂熱,完全已經超過了當初對教廷的信仰。

    人們總是更容易在困境中走向極端。

    洛修斯將自己傳送到了中王國教區,神心國——曾經的教廷所在地,國內的一座小城。

    空間傳送這種法術,也會讓洛修斯的軀體更進一步的神化,所幸影響并不深,如果不動用更高階的造物主之力,洛修斯應當可以再在人間停留一年半載。

    洛修斯曾來過神心國。

    那時他在人間的游往經歷尚淺薄,沒有去過幾處地方。

    但他依舊記得神心國的恢弘輝煌。那是權力的頂峰輝煌。

    故地重游,出人意料的,神心國墻垣尚在,高樓未塌,殿堂依舊高筑,昔日連綿成片的教堂也依舊挺立。

    只是人去樓空。

    掩了一層厚厚的塵灰。

    但也并不是所有教廷神職者都離開神心國了。

    一路來,洛修斯見過了無數瘦骨嶙峋,披在寬大的黑袍下,戴著黑金屬鳥嘴面具的“夜鸮”。

    今天這是自從弗拉德宣告死亡后,洛修斯見到的第一個穿著舊日教廷神職人員的服飾的人。

    是個中等身材的青年男人。

    青年的面色有些警惕:“你是誰?”

    眼前的是一個古怪的少年。銀色長發,一身毫無裝點的白袍,胸前抱著一只潔白如雪的長毛貓咪。

    他都沒有察覺到,這個少年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所幸這個少年似乎不是夜鸮的人。夜鸮的人不會穿白衣服,也不會不隨身帶著面具。

    少年走了過來,聲線溫和:“教廷現在還在嗎?”

    這是問了個什么問題?

    青年說:“教廷從未消亡過,只是教皇閣下隨主前往了天國。”青年頓了頓,依舊保持著神職人員該有的肅穆——哪怕這種端莊的肅穆,如今會被人嘲笑得體無完膚,他說,“主永遠與我們同在。”

    但少年也沒有嘲笑。他點了點頭,又問:“那如今的教廷,是誰在管理?”

    教皇閣下一走,教廷的衰敗如此急劇——

    凌駕于人間近千個王國之上的教廷,竟也有一日,會連掌權者姓名都不為同族所知。

    青年暗暗地嘆了口氣,“是圣女薇拉。”

    “薇拉?”洛修斯輕聲重復了一遍這個名字。

    他是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薇拉,很久沒有聽到過這個名字了。

    上一次聽見,還是他剛剛到人間,競選教廷圣子的時候。

    那一任,他是圣子。薇拉是他的圣女。

    洛修斯記得薇拉。是個矮矮的,膽怯的,競選圣女時被遺忘在角落里的孩子。

    沒想到她留在了教廷,站穩了腳。

    “薇拉在神心國嗎?”

    青年點點頭:“是的。”

    洛修斯微微笑了笑:“我想和薇拉見一面。”

    青年瞪大眼——就算教廷沒落了,也不至于沒落到了隨便來一個陌生人都可以見到圣女大人的地步。“圣女大人可不是誰都能見的,你是誰,你有什么要見圣女大人的必要理由嗎?”

    “我是洛修斯。薇拉會記起我。”

    “人們已經對教廷失去了信任。”

    薇拉依舊是洛修斯記憶中瘦弱的樣子,卻沒有了一兩年前的怯弱。一兩年間,人間巨變,人們也變了許多。

    她坐在洛修斯對面,穿著白衣主教的衣飾,溫柔而悲憫——但洛修斯看得出,她并沒有白衣主教該有的實力。

    薇拉只是一個天資平平的孩子。

    她捧著花茶,似乎有些悲哀,“也對……主失去了信任。人們寧愿無意義的因為逞兇斗狠失去生命,也不愿安分守己,等待教廷的幫助,等待,”薇拉聲音幾不可聞的低下去了,“主的庇護。”

    一場舊人重逢,卻沒有太多寒暄。

    長久的沉默。

    直到薇拉笑了一笑,問:“你這兩年過的怎么樣?”她等了兩秒,洛修斯沒有回話,她便笑著說,“你當初是我心里最合適當圣子的人選——也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同齡人。假若你當初沒有離開教廷,或許……教廷現在就是另外一個光景了吧。”

    洛修斯注目著她,卻沒有回應薇拉的話,他問:“教廷現在在幫助人族嗎?”

    “是的。”薇拉輕輕地說,“我們永遠是主忠誠的信徒。”

    “那教廷目前還有多少神職人員?”

    薇拉:“王國教區不清楚,如果神心國的話……還有二百三十七位神職者守在這里。”

    曾經的神心國,力量的金字塔頂,神職者上萬。

    二百多個人的教廷,已經名存實亡了。

    洛修斯沉吟了片刻,問:“人族——夜鸮的信眾沒有攻擊過你們嗎?”

    二百多個人的教廷,能在人族的仇恨中存活下來,幾乎是一個奇跡。

    如果薇拉是圣女,當然薇拉不可能是教廷的最強者——但也基本可以敲定,目前的教廷也沒有昔日的頂尖強者了。

    薇拉放下茶杯,猶豫了一下,她望了許久洛修斯。

    終于,她說:“有一位先生,在保護著我們。他很強,是個很好的人。”

    “他的姓名?”

    “我們不知道他的姓名。”薇拉搖搖頭,“他沒有說過。他也戴著面具,但他不是夜鸮的人,夜鸮鼓動過信眾來一把火燒了神心國,是這位先生救了神心國最后的神職者和平民。”

    洛修斯沉思著沒有說話。

    薇拉說:“如果你想見到這位先生的話……我想,這兩天應該會有機會的。”尚年紀輕輕的少女,眉眼間卻積聚了太多憂慮和愁思,“人族和妖族開戰了,又會有一場不死不休的血雨腥風。”

    薇拉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飲掉了杯中的花茶,整理了一下衣帽,站起了身,向洛修斯笑了笑:“待會兒我要和同伴們出城,先失陪了,你好好休息。”

    她終于露出一點少女的俏皮:“我會做鷹嘴豆燉湯,晚飯招待你。”

    洛修斯就是從城外而來。

    他平靜地說:“城外有很多夜鸮的瘋子,他們對你們來說,太危險了。”

    “我知道。”

    “那為什么要出去?”

    “外面有夜鸮的信徒,也有受傷的,無辜的人們啊。”

    “你們幫了他們,可能不過是一命換一命。”洛修斯客觀評述,“你們是教廷最后的神職者,既然已經有人保護你們了,就不要辜負他的付出。”

    薇拉呆呆地看了洛修斯一會兒,“可我們守在神心國,不是為了避難,是為了……竭盡所能,讓狀況變得更好一點……哪怕只有一點點。”

    “這是神職者的使命,”她望著洛修斯,“我想,那位先生救了我們,是想讓我們去救更多的人。”

    薇拉走了。

    教廷昔日向來作風奢靡到了極致——滿足了人族對權力的所有期望。

    但現在已經找不到過去美麗秀雅的白衣侍女了。

    這里只剩下了地位平等的神職者。

    神心國相對封閉,氣候尚未被破壞,也沒有疾病肆虐。走遍人間的土地,洛修斯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繁茂蔥郁、生機勃勃的植被了。

    洛修斯守著一片菜園子。

    薇拉臨走前,叫他摘滿一筐鷹嘴豆。

    繆金二世跑進了菜園子里的羊腸小道,胖胖的身體試圖擠進一方狹窄的豆蔓縫隙,結果被一個路過的神職者捏著后頸皮拎了起來:“不許破壞菜圃……啊!豆苗都被你踩扁了!!”

    洛修斯嚴肅地摘豆子,裝作這只貓不是他的。

    神職者氣得跳腳,卻拿一只貓毫無辦法:“你沒事隨處亂跑干什么?”

    忽然,剛剛被繆金二世壓扁了的豆苗上,踏上了一雙軍式純黑皮靴。

    豆苗徹底斷了。

    似乎有細細的黑羽墜落,落地即散。可無人可見。

    一副銀質面具。

    戴著一副銀質面具的男人,身形修長,肩背挺拔,面具下唇薄而色淡,嘴唇微掀:“去叫圣女……”

    男人嗓音很好聽。

    可他只說了幾個字,突然停了。

    視線轉到了洛修斯身上。

    ……洛修斯?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書末章
你的主[穿書]相鄰的書:改寫人生仙葫少爺們的小女仆無忌傳人真理之門奸商莫菲菲不死冥神一個天才的平凡人生天殘霸劍斗神古墓重生骷髏王入贅龍族的領主
分分彩后一技巧公式大全